2019-03-18
人大代表:职业教育与技工教育应学历互认

  而且我有一种感觉,每次拿起一些工具,比如拿起一个钳子、一个锉刀、一把手锤,我就感觉这个动作实际上已经深刻在我的骨髓里了。真不忍心把它放弃掉,就感觉不舍得,所以我就放弃转岗了。

  在工作中,我觉得我受的挫折并不是特别多,我很感谢职业技能大赛。我们公司在青岛,2002年第一次参加青岛市的职业技能大赛,我是参赛选手,拿到了第二名,领导当时关注到我了,就有意地安排了一些锻炼机会,比如培训,调试新产品等等,后来我又参加了省级职业技能大赛、全国职业技能大赛,就这样一步步成长起来,从中级技工到高级技工,2004年27岁时已经是高级技师了。

  新京报:学历互认,现在具备条件吗?

  工作有“强迫症” 每次干完活反复检查

  郭锐:从我干高铁以后到现在带了23个徒弟。我觉得带徒弟不一定要多,而在于精。带徒弟其实也是以点带面。我去培训,讲完理论了也教大家怎么操作了,可是培训的效果肯定没有手把手教的好。但是我又没有精力手把手教几百个人,所以只能缩小范围,教好徒弟,再让徒弟去带更多的人。

  不过,有人总结说,我的技术跟“强迫症”有关,我自己也觉得对工作有“强迫症”,每次不管干完什么活,我都会反反复复检查,养成习惯了。哪怕是弄一个材料,明明这个材料整理完了看了一遍了,打印完以后还要再看两遍。

  郭锐:围绕技能人才的培养,今后用一个什么样的学历来证明他受过高等教育或者高职教育,这非常重要。我国的技工教育体系中,高级技工等同于大专学历,预备技师等同于本科学历,如果技工教育能跟职业教育一样享受同等学历待遇,能够互相核发学历证书,这能让家长、孩子更愿意接受技工教育,同时也能提高整个社会对技工学校的认同度。目前,我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,更需要有专业技能的高技术人才,这样更贴近于实践操作,更符合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。所以学历互认势在必行。

  新京报:你最满意的徒弟成长成什么样?

  全国人大代表郭锐,现任中国中车首席技能专家,从事高速动车组转向架的装配制造工作,是该领域的“能工巧匠”。郭锐表示,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一年来参加了很多调研活动,印象最深的是到技工院校调研。他了解到,很多技术工人技校毕业后,拿的是高级技工的职业资格,按照相关政策规定,应该享受与大专及以上学历同等待遇。但是,由于没有相应的学历证书,实际工作中很多待遇并不能落到实处。企业招工还是喜欢要那些有大专以上学历,同时具备高技工资格的毕业生,所以技工院校的中等学历,就业是比较困难的。这次人代会,他准备提的建议就是有关技工教育的,让技工学校的毕业生也能得到高等学历的文凭。

  新京报:这种“强迫症”,帮你避免过犯错误吗?

  新京报:从一个专业技工的角度来看,你觉得中国高铁处于什么水平?

  郭锐:我们一共四个层次,首席技能专家、资深技能专家、技能专家、公司专家。现在有三个徒弟已经是资深技能专家,四个技能专家,还有几个公司专家。

  虽然没转管理岗,可现在我被评选为中车的首席技能专家,十几万职工当中只选出了19个首席当专家,对我自己来讲这也是一种荣耀。

  带徒弟不一定要多 而在于精

  郭锐:他们知道。其实不只是在我们企业里边,还有一些技师学院、技师学校也聘请过我去做老师,我也没去,这些他们都知道。我的父母也都是技术工人,他们能理解我的选择。孩子那时还小,现在大了,觉得有一个首席技能专家爸爸,非常自豪。

  新京报:你进厂22年一直在一线,这期间有没有转岗的机会?比如转管理岗,坐办公室?

  谈技工教育

  谈职业规划

  新京报:你从进厂到现在已经22年,22年间从一名学徒工,成长为一个首席技能专家,这个成长过程难不难?

  职业教育与技工教育两者互补

  郭锐:我们每一个零部件装配的精度都非常高,有些装配的精度要求控制在0.02到0.04毫米,相当于一个人头发丝的1/3到1/4。所以对技工的水平要求很高。

  谈培养新人

  如果转管理岗 损失就太大了

  新京报记者 王姝 齐超

  我带徒弟,从来不是徒弟来找我,而是我去选徒弟。我会找平时愿意学习先进理论知识,比较聪明,同时对自己要求上进,能吃苦耐劳的好苗子。有的徒弟确实差点被我训哭过。如果不用我提醒,徒弟自己就经常提问,师傅这个活为什么这么干?为什么这个环节我总干不好?这样主动动脑筋的徒弟,我肯定不会训他。可是,如果不主动动脑子,一个错误下次还犯,我就会训得比较严厉。

  郭锐:我觉得中国高铁起步是比较晚的,但是我们跑得快。2004年那时候,可以说我们还是跟跑者,可是现在我们的一些技术绝对是国际领先水平,已经从跟跑者、并跑者逐渐成为领跑者。

  新京报:你认为如何培养技能人才?

  原标题:郭锐 职业教育与技工教育应学历互认

  郭锐:这个肯定有,虽然我是一名高级技师,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每次干完活,一次就做好。但是我能保证,通过我自己的二次检查、三次检查,能及时把问题找出来,这就是对产品质量负责的一种态度吧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全国人大代表郭锐。资料图片/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全国人大代表郭锐。资料图片/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点击进入专题: 2019代表(委员)之声 让生活更美好·2019年全国两会新浪特别报道

  新京报:你选择徒弟的标准是什么?有徒弟被你训哭过吗?

  郭锐:这在操作上实际上已有先决条件。职业教育与技工教育实际上是相辅相成的,职业教育更倾向于理论,技工教育更倾向于操作,两者是互补的。例如一些高端人才职业院校培养多一些,而一些操作性强的行业则更需要技工类院校的学生。如果给他们同等学历待遇,两类人才实现共通,那么更有利于我国产业的发展,让这两者共同托起我们国家制造业发展的脊梁。

  郭锐:这样的机会肯定有。我从最初的一个进厂实习生,到跟着师傅成为一个合格的工人,通过职业技能晋升到了技师、高级技师,当过班长,甚至还干过代理的工段长。这个过程当中,领导也问过,你想不想转管理岗?我觉得一个管理岗位很多人都能干,自己没啥特别的。如果转管理岗,就等于要扔掉自己学的那些技能、掌握的那些知识,损失太大了。

  谈职业技能

  不过,职业学校隶属于教育部门,技工院校属于人社部门管理。所以,要解决这个问题,还需要从顶层设计上规范。

  新京报:放弃转管理岗,家里人知道吗?他们支持吗?